您好,盖德化工网欢迎您,[请登录]或者[免费注册]
  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市场优势 >
  • 企业实名认证:已实名备案
  • 荣誉资质:0项
  • 企业经济性质:私营独资企业
  • 86-0571-85586718
  • 13336195806
  • 大山的孩子一開口“鳥巢”和世界都安靜了……
来源:本站原创  作者:admin  更新时间:2022-05-13  浏览次数:

  新華社北京2月5日電 (記者高萌、李麗、姬燁)2月4日晚22時許,奧林匹克會旗在國家體育場“鳥巢”再一次緩緩升起。

  “溪谷、山嶽、海洋與你相映生輝,猶如以色彩斑斕的岩石建成的神殿。”(歌詞大意)

  這是奧林匹克會旗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在開幕式上升起。新華社記者 薛宇舸 攝

  從北京到太行山深處,她和同事徐洪業帶著選角任務,跟著導航跋涉了300多公里。

  從1896年第一屆現代奧林匹克運動會開始,幾乎每一屆奧運會,都有會歌環節,每個東道主國家都會用自己的方式演繹這首難度極高的希臘語歌曲。

  一次討論會上,北京冬奧會開閉幕式總導演張藝謀提出“想找一群樸素的孩子來唱”。

  “可什麼才是樸素?我們這個節目到底想要給全世界的觀眾呈現什麼?”馬曉靜思索了許久。

  這並不是導演組的第一次嘗試,在此之前,他們也找了不少地方,卻始終沒能收穫那種“一瞬間被打動的感覺”。

  “可愛、乾淨、羞澀”,這是馬曉靜對孩子們的初印象。“有的小孩,你能看到她眼神中充滿了好奇,很想要上來搭話,但就是不好意思,躲在老師後面。”

  休閒服、小布鞋,眼神單純,好奇又躲閃,孩子們身上的諸多細節和撲面而來的生機,逐漸具象了她心中對會歌節目的想像。

  “我忽然理解了總導演的想法,我們敢於讓這群最不加修飾、最質樸自然、最天真爛漫的孩子走出大山,帶著未知與好奇,去最大的舞臺上快樂歌唱,這本身就是一種自信。”

  幾天之後,馬曉靜帶著視頻回到北京,導演組第一次聽到了孩子們的歌聲,嘹亮中帶著稚嫩,甚至還有點跑調。

  視頻播完後,工作間內出現了短暫的寂靜,幾乎現場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種難以言喻的震顫,那是一種來自山野間的直白自然,一種來自溪谷畔的純稚爛漫。

  寂靜最終被總導演張藝謀的掌聲打破:“就是它了,孩子們的聲音是天籟,這就是我要找的那種——泥土的芬芳。”

  深秋的風有些許料峭,那天是村裏一條小路的貫通儀式。村民們自發地搞起了音樂會,不少孩子都在現場。

  由於開幕式工作千頭萬緒,馬曉靜沒能紮在阜平陪孩子們訓練,但是幾乎每一天,她都會通過視頻關注孩子們的訓練情況。

  上次的阜平之行敲定了會歌環節的大致人選,孩子們迅速集結到城南莊八一小學訓練。

  當時距離開幕式還有四個月左右的時間,一群完全零基礎的孩子,一首難度極高的希臘語歌曲,純人聲無伴奏合唱的表演形式。

  如此情況,放在任何專業人士面前,都是極大的挑戰,更何況是在這樣一所條件算不上太好的鄉村小學。

  退休教師付寶環,希臘語老師秦燁臻和他的助手林嘉濠從北京趕來;音樂學院院長張紅玉,帶著專業團隊從保定趕來;八一小學組織起年輕教師,全程陪伴,與孩子們同吃同住;城南莊鎮上幾所學校的校長緊急開會之後決定輪番值班,每天開自己的車接送孩子上下學……

  聲樂老師根據孩子們的特點制定了一份教學計劃,用張院長的話來説,這是任何地方都“無法複製”的經驗。樂理零基礎,就用肢體動作來輔助記憶;調皮搗蛋坐不住,就在課上帶孩子們邊做遊戲邊練歌……

  希臘語老師把這首晦澀難懂的歌儘量翻譯成孩子們能接受的中文。“偉大的精神永遠不朽”,這是大眼睛女孩陳思彤理解的會歌。

  為了增強孩子們的肺活量與抵抗力,生活老師每天清早都會帶著孩子們晨練,輔導作業、整理髮型,從心理狀態到飲食起居,無微不至。

  從此,奧林匹克會歌每天都會縈繞在這座小鎮上空。孩子們對著家人唱、對著動物唱、對著溪流唱、對著遠山唱……

  夜幕降臨,沿著北京莊嚴肅穆的中軸線再向北,能看到一座巨型建築物——國家體育場“鳥巢”。

  無數條線交匯出這座建築的鋼架外殼,紅色的內墻被燈光點綴著,像是一團躍動在“鳥巢”之中的火焰。

  “鳥巢”,斗轉星移間見證了奧林匹克之火再次熊熊燃燒;見證了14年間這塊土地的巨變;也見證了無數光榮、奇跡與夢想。

  2月4日晚,第二十四屆冬季奧林匹克運動會開幕式在北京國家體育場舉行。新華社記者 李鑫 攝

  上學的路,不到兩公里。家住高速路出口附近,每天早晨,他需要過一座橋,再沿著207國道走一小段就能到學校。

  除了這次參加開幕式,李政澤最遠去過一趟承德。很小很小的時候他曾經隨著家人去北京順義探過親,但年紀太小,沒能留下什麼印象。

  出生於2010年,喜歡籃球和田徑。14年前那場“無與倫比”的盛會對於這個還不到12周歲的孩子來説僅僅是存在於電視和網際網路上的歷史畫面。

  被選入合唱團之後,一個小小夢想在政澤心裏生了根。——“老師説,如果表現夠好,説不定能有機會去北京,在‘鳥巢’裏唱歌。”

  “我想看看‘鳥巢’裏面什麼樣,想看看那時候的會歌是怎麼唱的。”為了充盈這個夢想,他自己在網上刷了無數遍2008年奧運會開幕式的視頻:姚明牽著林浩入場、李寧舉著火炬在空中跨越歷史長卷……雖然從未親歷,但幾乎所有細節他都瞭如指掌。

  2008年8月8日,第29屆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在北京國家體育場隆重開幕。這是中國前體操國手李寧在開幕式上準備點燃主火炬塔。新華社記者郭大岳攝

  設想過無數次去北京的情景,李政澤卻怎麼也沒能想到,真正踏上旅途的時候,自己暈車了。

  坐大巴從阜平到北京的車程將近四個小時,這群大山裏的孩子大都還沒太習慣長途旅行,興高采烈地上車,一路晃悠下來,幾乎全都暈得七葷八素。

  這種不適沒有持續很久,到北京簡單休整之後,孩子們就立即進行適應性訓練,進入了那個夢寐殿堂。

  李政澤還記得自己踏入“鳥巢”時的第一反應——“好像跟視頻裏不太一樣,這裡怎麼這麼大?”或許是面對巨大體量差距時本能的緊張,也或許是實現日思夜想願望的不真實感。第一次排練時,很多孩子的聲音都在顫抖。

  舞臺上的這種緊張感甚至也傳染給了梁佑麟——那個全團最自信也最淘氣的孩子。

  梁佑麟的調皮搗蛋,幾乎到了人盡皆知的程度。教過他的語文老師説:“他去集訓之後,班裏都沒以前那麼熱鬧了。”

  為了讓兒子靜下來、坐下來,媽媽趙星打算帶他學美術、學書法,結果轉了一圈,梁佑麟在打架子鼓的教室門口拔不動腿了。“我心想還是尊重一點他的意見,想學就試試吧。能堅持最好,不能堅持,反正咱也試過了,不讓他後悔。”趙星和丈夫商量了一下,還是咬咬牙,給兒子買了一套價格相當於她兩個月工資的鼓。

  一週後,視頻電話裏,他笑嘻嘻地跟媽媽介紹了“鳥巢”的情況,儼然像個小導遊。“媽媽你看,這是‘鳥巢’,特別大還有地下室……”

  快樂的事情説完了,梁佑麟情緒開始不對。“我看他眼睛有點泛紅,就趕緊挂了電話,不能讓他想家。”趙星説。

  這次開幕式,所有孩子都是第一次遠離父母,第一次在外過年;與此同時,由於疫情和緊張的訓練,孩子們到北京之後的生活幾乎都是兩點一線,這對充滿好奇、生性愛玩的孩子們來説是不小的挑戰。

  農曆新年之際,老師們徵集了大家的願望,想在能力範圍內儘量滿足孩子們。很多遞上來的小紙條上寫著——“想去天安門看看”。

  時間回到2022年2月4日,“在臺上我們就把觀眾想成山上的大樹、天上的星星。”孩子們用自己的方式克服了緊張。

  聖潔、美妙、童真。他們近乎完美地完成了這首會歌。在舉世矚目下,提著氣息、挺直腰板,把自信和快樂傳遞給了全世界。

  2月4日晚,第二十四屆冬季奧林匹克運動會開幕式在北京國家體育場舉行。這是孩子們演唱奧林匹克會歌。新華社記者 李尕 攝

  關於我們外宣服務與廣告服務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舉報流程